欢迎访问北京市海淀区教育科研管理平台

 研究随笔

现象学学习随笔:现象学加括号,教育学打开括号

发表于:2020-04-27 15:36

现象学学习随笔:现象学加括号,教育学打开括号

关于现象学加括号与教育学打开括号的理解也比较抽象,这种提法真是挺新颖,笔者通过宁虹教授的文章努力的理解,可能还不够准确,也请同行赐教。

现象学告诉我们,在认识事物原初意义时,要把人们习惯的主客二分的自然主义态度括起来,特别是把概念化的认识括起来。把概念结论括起来,并不是说不需要概念和认识的结论,而是要提示我们不要忘记使得它得以产生的原初意义。

什么是事物原本的样子?就像宁虹教授文章里所表述的意思,我们出生后,即便是没有人教会我们地理学意义上的山川、河流、树木的概念,我们已经在风景中知道了它们,我们就是从风景里去认识世界的,而不是从抽象的概念、从教科书中去认识风景。风景里的世界就是事物本身,就是我们应该去探寻的原初意义。由于我们在学习、生活、文化交融和影响的过程中,头脑中有了太多的概念和理解,比如地理学意义上的山川、河流、树木,文学意义上的山川、河流、树木等,逐渐模糊了山川、河流、树木的本身,现象学提示我们的就是去寻找“生活世界”中每个事件中的那些最纯粹的、本真的、原初的状态。

然而(极端点来说),对于婴儿来说,他认识的世界就是胡塞尔说的“生活世界”,是那些没有被概念型塑的世界,是世界最本初的样子。同理,处在生长发育过程中的儿童、青少年群体也有类似的特征,即“那些被括进括号的一切,对于他们而言却恰恰尚未拥有。他们所拥有的,恰恰只是能动的有构成性的直接的直观,是人之为人的对意识的最原初的拥有。”[1]

教师面对的群体,是那些未成年儿童或者青少年,他们对于世界的认识正在型塑过程中,很多理解还是原生态的,纯粹的、本真的,教育学就是要打开括号,打开括号里意义的世界,让学生不仅仅知道抽象的概念和结论,还应尽我们所能通过教学设计引起学生关于概念和结论本身更为丰富的、多层次的认知,即理解概念和结论背后的意义。举个例子来说,当学生看到春雨时,她的头脑中可能就是普通的雨而已,但是语文老师会教给她“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中展现的滋养和孕育万物的春雨,“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中提到的哀愁的春雨,“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中怀才不遇的春雨……地理老师会教会她江南地区春天的“雨纷纷”和北方地区春天的“贵如油”等,在不断的学习过程中,春雨对于学生的意义不再是春雨原初的模样,而是春雨之于她的所有意义。当清晨时分,她醒来打开窗户再看到一地落花和窗外淅淅沥沥的春雨时她可能就会想到“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这首千古绝句,也可能会体会到春雨对万物的滋养和孕育作用,感到万物复苏的勃勃生机……总之,经过教育工作者的启迪、教学,学生头脑中对春雨的认知会丰富、厚重、多彩很多。因此,教育应该把括号打开,使括号里的一切“以意识构成的方式显现在意识中”[2],实现意识的充盈成长和发展。也就是说要“严格地要求人类知识的每个成果——教育的每个内容,都经历那个把括号打开、‘以意识构成的方式显现在意识中’的过程,为儿童真实地直接地觉察到、体验到,成为他们在意识中的拥有。这时,教育才是真正发生的,而这正是在真实的历史中,一切教育发生的真实状态。”

学生原初的觉察状态是在不断发展变化中的,不同意识水平的学生意识觉察水平会不同。年龄小、年级低的学生看到春雨时可能只是雨滴打在手上冰冷的感受、听到的滴滴答答的声音,而随着他们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学习内容的丰富,他们对于春雨的感受就会越来越丰富、多元;此外也和文学修养和语感有关,文学修养越好语感越敏锐的学生的直接原初意识觉察状态就越接近上文所描述的这种状态。总之,教师教学时要打开括号,让学生提要到概念和结论的原初意义。


参考文献

[1] 宁虹.认识何以可能——现象学教育学研究的思索[J].《现象学教育学在首师大》论文集.2018


0

前一篇:现象学学习随笔:现象学的定位

后一篇:现象学学习随笔:现象学视角下教育的本质

版权所有:北京市海淀区教育科学研究院 备案号:京ICP备14037087号 系统插件下载(鼠标右键“目标另存为”)
技术支持:15601112129(微信同号) QQ:(1847937627)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万泉河稻香园30号邮编:1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