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市海淀区教育科研管理平台

 研究随笔

现象学学习随笔:现象学视角下教育的本质

发表于:2020-05-01 06:18

现象学学习随笔:现象学视角下教育的本质

宁虹教授在文章中对教育本质的论述非常清晰:“在生活的经历中,学生总是可以自然地获得意识发生的机会,他们以自己的理解接纳生活中的经历,而每一个经历都可以引起他们直接、原初觉察的意识状态,这种意识的自然发生从未停止过。教育,原本就是这个使意识得以发生的过程——这是指最广义的也是最原初意义上的教育。随着学校教育的产生,班级授课制的普遍实行,教育发生了分化,教育拥有了在学校集中地、专业地实施的场所和过程。但这样的分化只是一个形式的分化,它并不改变教育使得意识发生的性质,也不改变受教育者意识发生的亲身经历。”[1]

这段话提醒我们,作为教师,一定要把“括号”打开(如前一篇随笔所述),不仅让学生了解括号里的概念、结论,还要让他们懂得这些概念的原初意义。就像我们讲地理知识时,除了像喀斯特地貌的概念要让学生清楚,知道怎样辨别外,还要通过视频、图片亦或是亲自走访等,帮助他们真正感受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风景中去感受噶斯特地貌的真实状态,同时也可以结合历史教学、语文诗歌/散文教学、生物学知识等来帮助学生扩展对于喀斯特地貌的理解,那么随着学习,学生今后在旅行时,或者在阅读小说时,当他们再次遇到“喀斯特地貌”时,头脑中浮现的就不再是简单的地理知识,而是喀斯特地貌之于它的所有意义。教师教学,尽管在固定的校园环境中,依托固定的教科书所提供的内容,但是教师的能动作用,或者说不可替代的作用,就是通过我们的努力,帮助学生感知概念、结论背后更广阔的意义。让学生的头脑中不再是条分缕析、分门别类的概念和结论,而是由意义串联起来的,对整个世界的理解。写到这里,我似乎理解了宁虹教授在另一篇文章中提到的一个故事所表达的意思:

“相传,很久以前,在一个村庄里有两个被认为是最聪明的孩子。但是,一个孩子的父亲很想证明自己的孩子更聪明。他想到一个测试的方法:看两个孩子,谁能花更少的钱把一个房间装满,谁就更聪明。比赛的那一天,这位父亲高兴地看到,他的儿子花了很少的钱买了一屋子稻草,房间被塞得满满的。“不会有比稻草更便宜的东西了”,他高兴地想着,一定是自己的孩子最聪明。另一个孩子的房间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当观看的人们到来时,那孩子点燃了一盏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灯。整个房间就在那一瞬间被灯光充满了,所有的人都被这个孩子的聪明和智慧所折服。”[2]

意义就像充满房间的光,洒遍所有角落,不留一点空隙,你可以遮挡光,但是没办法分割光,一旦遮蔽移除,光又会充满整个区域。而概念和结论就像稻草,即便是知道的再多,学识再丰富也没有办法做到穷尽所有。因此,再次回应前文的含义,教师的作用除了让学生掌握括号内的概念、结论,更要打开括号,让学生理解这些概念和结论之所以产生的原初意义。

就像宁虹教授所说的那样“让教育的每个内容,都经历那个把括号打开、使括号里的一切‘以意识构成的方式显现在意识中’的过程,使学生真实地直接地觉察到、体验到,成为他们在意识中的拥有。使学校、课堂、教与学的一切回到教育本身,还原其教育发生的真实形态。现象学教育学应当走进学校、课堂、教与学的真实生活,秉持现象学作为工作哲学的精神而成为一个‘学校、课堂、教与学中的现象学’。在这样的努力中,我们尤其关注教育内容引起的学生学习的内心体验。我们这样理解教育的生活体验研究:学生在学校、课堂、教与学中的经历,也是他们的生活,并且是他们成长经历中不可缺少的生活。”[1]



参考文献

[1] 宁虹.认识何以可能——现象学教育学研究的思索[J].《现象学教育学在首师大》论文集.2018

[2] 宁虹.教育的实践哲学——现象学教育学理论建构的一个探索[J].《现象学教育学在首师大》文集.2018


0

前一篇:现象学学习随笔:现象学加括号,教育学打开括号

后一篇:现象学学习随笔:基于现象学理解实践、认识、概念三者的关系

版权所有:北京市海淀区教育科学研究院 备案号:京ICP备14037087号 系统插件下载(鼠标右键“目标另存为”)
技术支持:15601112129(微信同号) QQ:(1847937627)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万泉河稻香园30号邮编:100080